包头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呼吸骤停!抗疫前方护士累倒,同事抢救上演“生死时速”……

发布日期:2020-03-18 16:03阅读次数:8





0000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关键时刻,冲锋陷阵的不仅仅是“发热门诊”“隔离病房”医护人员,每个临床科室都是抗疫的前方,都是保证医院正常运转、护佑健康、救治生命的重中之重。日前,包头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上演了一场救治生命的“生死时速”,与平常的抢救不同,这次他们抢救的不是送过来的危重症患者,而是累倒在岗位上的亲密战友。



9e6b90173c997b67a004a90d9935f16




发病,护士倒在工作岗位


2月28日,经过10余天的治疗,崔婷出院了。回想起自己发病的那一刻,她至今后怕不已,更难以将风华正茂、一向健康的自己和“病毒性脑炎”划等号:“多亏同事们抢救及时,如果我在家里或者上班的路上发病,这条命就没了!”崔婷特别感谢同事们对她的积极救治,也感谢她生病以来胡江院长以及各位医院领导对她的慰问、关心,她表示自己“没做什么”,只是在岗位上坚守了护士的“本分”。


崔婷今年30岁,是包头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护士,曾经先后在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一病区(重病区)、康复病区轮岗工作。新冠疫情发生后,神经内科病区调整,有过重症护理工作经验的崔婷再次调回重症监护室这个最苦、最累的岗位。


2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正在忙碌的崔婷突然感觉左脚有些不灵活,而崔婷的症状第一时间引起了神经内科副主任耿尚勇的注意,他立即停下手里的工作为崔婷查体,感觉她的下肢神经反射不太正常,就安排她做头颅核磁。


临近中午下班时分,核磁检查结果出来了,但是崔婷当时并无异常表现。“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注意观察。”耿尚勇副主任叮嘱崔婷不能放松,有问题要及时看。“主任,我没啥事儿,不用休息了。”崔婷说着,继续手里的工作。


中午12点20分许,崔婷来到紧邻重症监护室的小茶水间和赵文霞一起用午餐,短暂的午餐时间也是她们当班中唯一能坐下来稍事休息、闲聊几句的难得休闲时光。


“我的小腿怎么抽开了!”刚刚坐下来拿起筷子,赵文霞就听到崔婷一声惊呼,随后看到崔婷的左小腿一蹬一蹬的,很快手、全身开始抽搐。


赵文霞心里一慌,立即起身扶住崔婷,和闻讯赶过来的同事们一起把已经抽得身子僵直的崔婷扶到地上,就地平放。崔婷身子刚落地,呼吸、心跳骤然停止。



抢救,上演1小时“生死时速”


看到崔婷状况危急,每天都在抢救重症患者,救治、护理经验丰富的同事们立即全员投入抢救:白荣护士第一个冲上去为崔婷做胸外按压;有人转身跑进重症监控室拿来简易呼吸器,给已经开放了气道的崔婷插上口咽通气管,扣上面罩捏着“皮球”为她通气;在场的陈强医生指导用药……


“我当时吓坏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耿主任打电话。”赵文霞说,吃饭前她看到耿尚勇副主任刚刚离开,应该还没出医院,能最先赶回来,就第一时间给耿尚勇打电话,随后联系了麻醉科,请求气管插管支援。“当时崔婷没有呼吸了,我心里一急,给麻醉科打电话时情绪都失控了,对着电话大喊‘快点过来、快点过来’!”赵文霞回忆说,耿尚勇是跑着回来的,到现场后立即参与指挥抢救。


10几分钟后,几轮心肺复苏下来,崔婷终于恢复了自主呼吸,同事们赶紧把抢救床推过来,将崔婷移送至重症监护室继续抢救:用药、给予高流量吸氧……1个多小时后,崔婷的病情终于平稳下来。


“我是中午1点半接到同事电话的,那时崔婷的情况已经缓解了。”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护士长田翻花回忆说,那天她轮休,接到同事的电话后,她很震惊,在她眼中,崔婷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除了半年多前做过一次射频消融手术外,身体状况一直很好,由于比较用心,工作上没出现过任何差错。




病因,劳累引发病毒性脑炎


后经相关检查及专家会诊,崔婷被诊断为病毒性脑炎。“大部分的病毒感染都是因为免疫力低下导致的。”耿尚勇副主任介绍说,病毒性脑炎早期表现为发热、头痛、呕吐等症状;病毒侵犯脑实质后,可引发烦躁、反应迟钝、嗜睡等精神行为异常症状,有时还可出现肢体乏力、抽搐等癫痫表现,严重的可危及生命,“引起脑炎的病毒有很多,一般愈后都会比较好,但有的会比较重,比如单纯疱疹病毒性脑炎,患者发病前,皮肤、口唇部会‘上火’、起疱疹,这就预示着你的免疫力降低了。崔婷发病前几天,口唇部就起了疱疹,她没当回事儿。”耿尚勇副主任分析说,重症监护室工作任务重,又时值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医护人员的心理压力比较大,加上倒班工作睡眠休息不好,过度劳累免疫力下降,给了病毒可乘之机。


耿尚勇副主任表示:一般来讲,人体的免疫屏障非常强大,会将病毒“挡”在体外,而一旦因劳累、压力大导致免疫力低下,就容易被病毒感染。预防病毒感染(包括新型冠状病毒)应该做到劳逸结合,心情舒畅,搞好个人卫生。一旦出现肠道、呼吸道感染,以及口唇疱疹症状后,更要多喝水,多注意休息,必要时去医院就诊,及早进行抗病毒治疗,病毒就不会侵犯大脑或者其他重要脏器了。




重症护理,再苦再累无怨无悔


包头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是拥有300多张病床的国家级重点建设专科,在神经内科的7个病区中,重症监护室是一个特殊存在,这里住的患者大多数是气管插管、意识丧失的脑卒中危重症患者,护士们除了要执行医嘱为患者做各种治疗和医疗护理外,还要从头到脚做好患者的生活护理,工作量特别大。


“工作确实挺累的,我们已经习惯了。”崔婷说到,危重症患者的护理要更为精细,他们每天除了要做基本的医疗护理外,还要做如口腔、会阴、吸痰、雾化等各种其他科室没有的护理和治疗,由于患者没有家属陪护,她们还要为患者喂饭、翻身、擦洗全身……“比如喂饭,晕迷的病人要按照医嘱每隔2小时或者4小时从胃管里打流食,清醒的病人要打好饭喂给他。”崔婷说,她们还要抽时间陪清醒的患者聊天,给他们做心理疏导,上夜班有空闲时还会给患者读书、讲故事,帮小患者下载电影,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儿。“以前(非疫情期间)每周一、三、五有半小时家属探视时间,很多家属看到我们的工作后特别感动,觉得我们比他们照顾病人更用心、更仔细,锦旗、感谢信就不说了,有一位患者家属还给我们重症监护室的医生、护士分别写了一首声情并茂的诗。”崔婷说,虽然她们的工作很平凡,甚至很苦很累,上班的八小时里几乎没有一刻停歇,遇到重症抢救加班加点更是常事儿,但是看到自己的工作能帮助到患者,得到患者家属的信任,她觉得再苦再累都值。


崔婷住院期间,包头市中心医院院长胡江、副书记赵强、副院长赵瑞平、院长助理王宝军、院长助理梁鲁,以及护理部的领导和同事都去看望了她,工会还给她送来1000元慰问金,名誉院长刘国荣更是利用每周三的查房时间仔细为崔婷查体,观察她的恢复情况,叮嘱她注意康复和休息。“我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很快就会回到工作岗位。”崔婷说,在这一番生死经历之后,她对自己是一名医务人员更加自豪,今后她将更加尽职履责,为患者健康贡献自己的全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