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了不起!他就是包头首位援鄂“疫”线“侦察兵”

发布日期:2020-03-01 10:03阅读次数:31



0000





我市首位援助湖北流调队员投身战“疫”


2月26日下午5点33分,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市疾控中心办公室里,方国峰仍然埋头于当地发热病人以及疑似病例的数据整理及分析工作。



方国峰是我市疾控中心首位援助湖北的流调队员。2月17日,他与自治区首批援助湖北流调队一起赶赴湖北荆门支援当地抗“疫”。他被分配到京山市这组,这是荆门市疫情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截至记者采访时,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7天。



微信图片_20200301102156

↑ 方国峰对患者进行流调。





感受到“死神”的存在


2月19日到达京山市后,看到京山市疾控中心这支持续战斗的队伍已经非常疲惫,他和另外一位内蒙古援助队队员顾不上旅途的疲劳和连日奋战的艰辛,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同京山市疾控中心流调人员一起参与到现场流调工作中。流调中发生的一个案例让他不知所措。被流调者是一名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其传染源是母亲。问到母亲的情况,患者难掩心中伤痛地说:“因新冠肺炎去世了”。他瞬间感到全身发紧,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内蒙古到目前为止还是新冠肺炎病例“零死亡,但现在感受‘死神’真的就在身边!”



微信图片_20200301102200

↑ 方国峰在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市疾控中心进行疫情分析。





向当地同行致敬


“他们的工作压力真的很大”。方国峰告诉记者,他在包头市参加流调的过程中,最忙的时候一个人同一时段承担过2名病例的流调任务,但当地病例暴发时期,流调人员“同一个人同一时间段可能承担5~6个甚至更多病例的流调任务,压力则呈指数倍增长。” 从病例报告到现场流调再到撰写流调报告,全程需在24小时内完成。但当地为了尽早采取控制措施,曾采用过2小时内完成全部流调环节的制度。所以他到了京山市,“真的是什么都不想讲,就想赶紧投入具体工作,帮助他们减轻工作压力。”



微信图片_20200301102204

↑ 方国峰在湖北省荆门市京山市疾控中心进行疫情分析。




从现场流调转向疫情分析


初到京山的几天内,方国峰承担了5位病例的现场流调任务。一个完善的病例资料,他们要分阶段多次与患者、其亲属、所在社区和主治医生等多方获取信息,准确描述在特定时间段内病例的三间分布,包括时间、地区(点)、人群(物)等,最终寻得完整证据链及所有密切接触者。他说“我们就像侦探一样,不仅需要有敏锐的洞察力和严谨的逻辑思维,还要承受被调查者的抗拒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



在现场流调过程中,方国峰发现,因为语言不通,工作效率受到限制。“我们说什么对方能听懂,但是对方说什么,我们就听不太懂了。”遇到年轻病例会讲普通话的,还可以沟通,但遇到老年人,“他们说什么我们就听不太懂,越说越着急,越着急越听不懂”。后来他就转向疫情分析岗位去了。就是对当地疾控人员的流调资料进行整理和分析,“核实信息,找出可能存在的问题,并做一些预警提示,最终形成完整的疫情分析报告。”



目前他和同伴不仅用不到半天时间帮助当地完善了流调细节、优化了数据信息处理方式,还完成了176例当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疫情分析,正在进行发热病人以及疑似病例的数据整理及分析工作。这个岗位让他觉得“效率更高,可以发挥的作用更大。”



方国峰向当地疾控中心表示,“紧急的棘手的,或者我们能帮上忙的,都可以交给我们”。有一天他刚回到酒店,又接到当地领导“帮个忙”的电话,他们又赶回疾控中心,一直到深夜才返回。不过,工作到深夜的这种节奏,他已经习惯了。






(记者:贾慧珍;编辑:牛瑶;审校:张桂莲)










来源:包头日报微信平台